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紫微博客

紫微欢迎朋友光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的残酷磨练, 是我一生的精神财富。 热情、 坦诚、豪爽、善良、宽容、崇尚大家风范、稳重、刚毅、果敢、自信是我人生的追求。

网易考拉推荐
 
 

京剧《红鬃烈马》   

2008-06-01 00:21:11|  分类: 【国粹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红鬃烈马》  - 紫微 - 紫微亭                                         

 

  剧情:丞相王允之女王宝钏与父决裂后,与叫花郎薛平贵困守寒窑。一日,平贵降服红鬃烈马,唐王大喜,封为俊军都府。自西凉作乱,王允保苏龙、魏虎为正副元帅,命平贵为先行。平贵回寒窑与宝钏告别。在西凉国,薛平贵被魏虎陷害,西凉王爱才,许以代战公主,后平贵继位为王。

  十八年后,平贵返回长安,于武家坡前巧遇王宝钏,平贵试探宝钏的真情,宝钏对平贵一往情深,夫妻相认团圆。唐王晏驾,王允篡位,欲杀平贵,平贵得代战公主之助,攻破长安,自立为帝。金殿之上,平贵封苏龙、斩魏虎,赦王允,封宝钏、代战,迎请王母,共庆团圆。

京剧《红鬃烈马》  - 紫微 - 紫微亭

京剧《红鬃烈马》  - 紫微 - 紫微亭 京剧《红鬃烈马》  - 紫微 - 紫微亭
王宝钏 薛平贵 代战公主

    点击此处可进入精彩舞台摄影

    经典唱段欣赏: 京剧《红鬃烈马》  - 紫微 - 紫微亭 苏龙魏虎为媒证   京剧《红鬃烈马》  - 紫微 - 紫微亭  王宝钏低头用目看  [唱段文本]

  红鬃烈马中的痴男怨女

  其实《红鬃烈马》是联台本的戏,其中还有很多的分别。有一段是专演薛平贵驯服北海国的食人的红鬃烈马,还有一段是演薛平贵从军前与妻子分别,另一段是演他若干年后回来与妻子在“武家坡”前相识。其实整个故事简单而又老套,但是真实而又实在的反映着一种思维与生活方式。在这个剧中,正面出现的大反派就是王宝钏的娘家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办法去谋害薛平贵。他们无所谓她是否会成为寡妇,当她真的成了这样的一个角色之后她的感情和心理是否可以依旧平衡。他们只是不能容忍这样一种婚姻,他们自信她不乏再嫁的资本――她漂亮、有家世,这就是男权社会遗留下来的关于女性的希望。

  京剧中的老生角色总是被派给历史上或野史上那些传说的忠良形象。他们或儒风道骨,或仙态耿直,总之是君子,是忠臣,是孝子贤孙,是圣人明君。但是为什么在行为上对自己的爱情有着背叛举动的薛平贵,也会被赋予这样的一种舞台定位呢?其实原因很简单:一方面因为在这部戏中,薛平贵一开始是处在受害者的地位的。中国人总是有“好生之德”,于是我们同性弱者,于是在艺术上赋予他端正的,值得尊敬或同情的形象。另外,也是最重要的,在传统的以夫权为主的社会体系中,他的背叛是可以被接受的。而且就传统眼光来看,他在做了皇帝以后还会记得王宝钏,这是一种十分“有情有义”的行为。他记得她是他的妻;他记得“你我结发在她(代战公主)先”;他还记得要封她为昭阳正宫。于是人们便会觉得王宝钏的十八年等得何其值得。可是他们忘了,远道而归的薛平贵不是因为记得她才回来的,更不是因为想念。是因为:“那一日驾坐银鞍殿/ 滨鸿大雁口吐人言/ 手持金弓银弹打/ 打下半幅血罗衫/ 手持血衫用目看/ 才想起寒窑受苦的王宝钏……”。要不是有这口吐人言的大雁,他还会回来吗?他的回返是为了要穷究这“滨鸿大雁口吐人言”的天象怪异还是真的要给她的妻子一个交待?他回来,不是正大光明的,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对北国的代战公主隐瞒了王宝钏,于是他要苦苦哀求她,让他回来见一见守在寒窑里的王氏夫人,他要安心。“顺便”定下了反唐之计,于是一箭双雕,大快其心也。他的回来不是纯粹的探望或者叙旧。十八年的分离,他还要调戏自己的妻子。他要学古代的秋胡,要学老疯子庄生,他要检验她的贞节,他要刺探她的生活。知道她一心未改,痴心相待的时候,他哈哈大笑,心满意足。但她却是哭泣的,为了这个么个老男人编得几句蹩脚谎话。

  这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唱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老生,背叛两个女人却又让她们为他而活。一个心如止水的等待,一个奋不顾身的冲锋献阵。但这样的人物在京剧里依旧是老生,古老的年代里人们接受这样的人格、举动、情感。这一切都与理不背,与伦常纲纪不违。女人在感情,在尊卑当中都是背动而且低贱的,不论你是贵为北国的公主还是宰相的千金。

  河北梆子里有一出戏叫《大登殿》,写的也是王宝钏和薛平贵的故事。不过写的已是后期,演绎的都是受封或报仇的内容了。其中的王宝钏在受封以后一上来就唱:“金牌调来银牌宣”,后来又说起当年扔绣球招亲的事“公子王孙皆不打/彩球单打平贵男”,说起“等着等着就做了皇后”。这个王宝钏无论从唱腔到表演情态都充满了得意洋洋的气质。她得意什么呢?是得意自己的选择吗?当年那些反对她婚姻,破坏她选择的人物无不被薛平贵一一报复,她却可以做皇后――天底下最尊崇荣贵的女人。可是据张爱玲说王宝钏在受封十八天后就死了(不晓得是不是传说)。又是一个十八,一个忍受了十八年等待之苦和生活琐累的女人,只在富贵乡中煎熬了十八天就死了。她曾经生于富贵,长于富贵,她是宰相的女儿。她也曾没于贫苦,忍受了十八年的饥寒。她是一个青春守寡人,她早已在漫长的等待中生疏了那份富贵。她死了,承受着帝王给予她的恩眷,看官给予她的幸福,伦理道德给予她的必需表现的,对同她分享丈夫的另一个女人的感激。她不能抱怨自己这十八年受了多少苦,更不能说后悔。只有她自己知道一个女人没有多少个十八年,最起码她没有。所以她死了,在受封的十八天后,作为一个别人眼中的幸福女子,一个万人企及的皇后。

  多少人都在说她这辈子值了!

  (搞自《生旦——痴男怨女的另一种版本》原文作者:鞠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下一页
相关专栏
v 东方戏梦(戏曲摄影专栏) 2006-02-23 16:14:33
编辑:  翟璐   稿源: 国际在线专稿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